新聞網

奶奶的湯


發佈時間:2021-06-21 點擊:1445

不知從何時起,開始對奶奶做的湯情有獨鍾。
  奶奶的湯沒有什麼獨門祕方,只是普普通通的家常菜,普普通通的調料,普普通通的鐵鍋,普普通通的裝盤,卻是我一頓飯中最期待的一道。
  奶奶會做很多種湯,我最喜歡的還是豆角湯和娃娃菜湯。墨綠的豆角熬煮出來的湯卻帶了淡淡的紫色,雞蛋攪在裏面,彷彿也帶了些紫。湯上來先不着急喝,微微放涼之後,湯的上面會結一層薄薄的皮,深綠泛着些紫。此時喝一口,底下温熱的湯帶着微涼的湯皮,藉着雞蛋的絲滑,口感最好。要是幸運,咬到了一截豆角,豆皮的清脆以及豆子的軟糯一起炸裂開,濃稠鹹香的湯裹着它們入肚,舔舔嘴角剩餘的湯,感覺還可以再來一碗。如果豆角湯是深綠略帶紫色的,娃娃菜湯就是嫩綠色的。湯中加入了牛奶,所以是濃郁的乳白色,娃娃菜、豆角、煎雞蛋絲泡了個牛奶浴後脱胎換骨,玉砌般的通透。一口下去,菜的清甜、雞蛋的軟彈、牛奶的香醇完美融合,整個湯的味道是偏甜的,喝完心情也甜了不少。
  當然,奶奶做的湯也有我不愛喝的。不知是不是屬兔的緣故,奶奶尤為鍾愛各種蘿蔔,水蘿蔔湯也是奶奶的心頭好,我卻不太喜歡,感覺水蘿蔔帶了絲絲苦味。有一段時間奶奶尤其愛熬水蘿蔔湯,讓我大受其苦。
  之前因為和弟弟鬧矛盾的緣故,我經常賭氣不吃飯。一生氣奶奶就嚷嚷着不再管我,我也一摔門就躲進自己的小屋裏偷偷哭,埋怨着弟弟不講道理。過了一會,就能聽到廚房裏的灶被點開的滋啦聲,再等等,就能聽到奶奶把筷子放到碗上碰撞出的聲音。然後奶奶輕輕敲開房門,説:“出來喝點湯吧。”只是匆忙間熬出來的最普通的白菜湯,卻能讓我剛剛的滿腹怨言蕩然無存。
  上大學半年未回家,得知我放假回來,奶奶就早早地準備飯,還特意打來電話説知道我最愛喝湯了,問我想喝什麼樣的湯。回到家,一碗暖暖的湯很快端上,是朝思暮想的家的味道。我是個對美食並不敏感的人,甚至有時生熟都分不太清,卻對湯的口味尤為敏感。在外吃飯也不少,好喝的湯也很多,卻總感覺少了些什麼。作者:劉凱鑫)

  分享:

相關新聞
 
網絡新聞投稿郵箱: net042011.louisvuitton-replicasale.org
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